中共商洛市委员会  商洛市人大常委会 商洛市人民政府 政协商洛市委员会  
您现在的位置: 商洛政法网 >> 网站 >> 法学研究 >> 文章正文  
            ★★★ 【字体:
对自侦案件相对不起诉标准量化的探讨
对自侦案件相对不起诉标准量化的探讨
作者:于建锋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0725    更新时间:2015/5/21    

  笔者以今年开展的规范司法行为专项整治活动为契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参照两高司法解释中关于自侦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对检察机关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拟作相对不起诉的职务犯罪案件,试探讨规范量化的适用标准,力求达到不起诉条件的统一、合理、均衡。

一、量化的原因和目的

人民检察院对于直接受理侦查的职务犯罪案件,其中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可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依法做出相对不起诉的处理。但是,由于法律规定的条件过于宽泛和笼统,有很大的弹性操作空间,在司法实践中,难以掌握操作,导致标准不统一、处理结果不同、降格处理等现象,这些都破坏了法律的统一正确实施,影响了检察机关的司法公信力。“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因此,有必要对自侦案件相对不起诉的标准进行规范量化,建立一套统一、合理、均衡的评判体系,有利于统一适用标准,规范司法行为,维护司法公正,有利于精准评判案件,确保办案质量,提高执法水平,有利于实现公平正义,提高司法公信力,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二、量化的原则和依据

要对检察机关自侦案件进行标准量化,必须以法律为依据,确定一定的量化原则,才能使量化有法可依,有理有据,具有可操作性、规范性和实用性。

1、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量化要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为依据,结合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对犯罪事实、犯罪后果、犯罪形态、主体身份、量刑情节等进行综合量化分析,确定可以参考的合理的量化标准。

2、坚持罪刑相适应的刑法原则。量化既要考虑犯罪嫌疑人犯罪行为的轻重,又要考虑犯罪嫌疑人应负刑事责任的大小,体现刑罚的轻重与犯罪嫌疑人所犯罪行和承担的责任相适应,才能做到罚当其罪,确保法律的统一正确实施。

3、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于法律规定应当从重处罚的,确定相应的加重调节比例;对于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确定适当的减分幅度,做到当宽则宽,当严则严,宽严相济,确保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4、体现规范均衡的司法理念。对检察机关自侦案件不起诉标准量化,其目的是为了规范司法行为,因此要体现规范均衡的司法理念:一是确保同一地区、同一时期对案情相近或者相似的案件,做到标准统一,基本均衡;二是考虑与人民法院判处免予刑事处罚的有序梯次衔接,也就是做出相对不起诉的案件,在犯罪基本事实、犯罪后果等方面,一般要低于人民法院判处免予刑事处罚的案件;三是不但要考虑同一罪名的量化均衡,还要考虑自侦案件各罪名之间的均衡,做到具有相近刑事违法性的案件,能均衡处理。

三、量化的基本方法和步骤

对自侦案件相对不起诉标准的量化,其方法是依照犯罪的构成要件,对案件的犯罪事实、犯罪情节、犯罪主体、犯罪后果等,参照量化标准进行评判打分,确定对应分值,再按照公式计算出量化综合分,最后对照量化基准分进行综合评判,确定案件是否符合相对不起诉的条件。

量化一般按下列步骤进行:第一步是进行定性分析,看案件是否符合自侦案件相对不起诉的量化条件;第二步是依据案件的犯罪事实、情节、犯罪后果、犯罪次数、犯罪形态等因素,参照量化基准数额,确定量化基本分;第三步是结合犯罪主体身份进行分析,有共同犯罪的还要划分主从犯责任,参照主体系数,确定犯罪嫌疑人的主体系数;第四步是犯罪嫌疑人有法定或者酌定量刑情节的,依照减分幅度予以适当减分;第五步是按照量化综合分=量化基本分×主体系数-其他量刑情节减分的公式,确定犯罪嫌疑人的量化综合分值;第六步是对照量化基准分,结合案情,综合分析评判,确定是否做相对不起诉处理。笔者按这个思路,下面对每个量化步骤进行逐步分析探讨。

四、量化前的定性分析

定性分析是标准量化的前提。对自侦案件标准量化前,先要定性分析,才能进行标准量化。定性分析,就是对整个案件事实、情节等进行认真审查,看案件是否具备标准量化的条件。一般应符合以下条件的案件,才可以适用标准量化:

1、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定、充分,据以定案的证据和案件事实之间有客观关联性;

2、犯罪情节如何,有无刑法分则各罪名中从重或者加重处罚的情形;

2、犯罪行为构成何罪,触犯一个罪名还是几个罪名,是单次犯罪还是多次犯罪;

3、主体身份明确,是一般主体还是特殊主体,属于特殊主体哪种情形;

4、共同犯罪中各犯罪嫌疑人在犯罪活动中的地位和作用明确,主从犯的责任清晰确定;

5、犯罪后果也就是犯罪所得赃款数额或者造成经济损失的金额是否确定,致人伤害或者死亡的情况等。

6、量刑情节清楚,有无刑法总则中法定从重、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情节,有无酌定从轻、从重量化情节。

7、其他内容的审查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进行。

五、量化基本分的确定

量化基本分,是指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分则中对各罪名的规定,参照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以具体犯罪的基本犯罪构成事实的一般既遂状态下的犯罪后果,即犯罪所得赃款数额或者造成经济损失的金额,比照量化基准数额进行标准量化,同时结合犯罪情节、犯罪形态等因素,按照一定的比例进行调节,从而对其犯罪事实进行综合量化评判,以确定该犯罪行为的基本分值。笔者按照量化基本分=(犯罪所得数额或者造成经济损失金额)÷量化基准数额×调节比例×100的公式进行计算,确定其量化基本分。

(一)量化基准数额设置的依据

量化基准数额是对单个犯罪嫌疑人触犯单个罪名的一般既遂状态下犯罪所得赃款数额或者造成经济损失金额进行量化时所参照的标准。量化基准数额的确定是检察机关自侦案件相对不起诉量化规范的关键,只有确定合理、均衡的参照基准数额,才能确保量化准确,公平均衡,公正合理,以体现罪行相适应的基本原则。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相对不起诉应当符合三个条件:一是犯罪嫌疑人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二是犯罪情节轻微,三是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因此,量化基准数额的设置必须以相对不起诉的这三个条件为依据,参照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和司法实践综合确定,主要从以下几个因素考量:一是犯罪嫌疑人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也就是其行为要达到并超过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的立案标准。因此,量化基准数额应参照并且高于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等司法解释中有关自侦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二是犯罪情节轻微,也就是其犯罪金额应仅限于刑法分则及相关司法解释中各罪名第一档刑罚规定的犯罪金额,不能高于并超过第二档刑罚规定的最低标准。三是不需要判处刑罚,也就是在刑法第一档刑罚规定中,不但要高于立案标准,同时还要考虑与人民法院判处免予刑事处罚及缓刑的梯次衔接,故一般不超过第二档刑罚规定的最低标准的50%。四是要考虑同一罪名同一犯罪数额中犯罪情节的不同,即对部分刑法规定的加重或者从重处罚的犯罪情节,确定一定比例的调节比例,以体现罚当其罪的刑事原则。

(二)量化基准数额的确定

综合以上四个因素的分析,量化基准数额的设置,一般按下列标准确定:贪污贿赂类犯罪按照司法解释规定的立案标准起点的二倍确定,渎职类犯罪按照司法解释规定的立案标准起点的一点五倍确定。并依据不同案件的具体情况及司法实践予以适当调整。同时对法律规定加重或者从重处罚的犯罪情节,确定一定的调节比例。具体而言,检察机关直接受理立案侦查的职务犯罪案件,各罪名的量化基准数额参照以下标准:

1、贪污贿赂类犯罪的量化基准数额:

1)贪污罪。《刑法》第三百八三十三条规定:对犯贪污罪的,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三)个人贪污数额在五千元以上不满五万元的,处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七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个人贪污数额在五千元以上不满一万元,犯罪后有悔改表现、积极退赃的,可以减轻处罚或者免予刑事处罚,由其所在单位或者上级主管机关给予行政处分。(四)个人贪污数额不满五千元,情节较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较轻的,由其所在单位或者上级主管机关酌情给予行政处分。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解释中,关于贪污罪的立案标准是个人贪污数额在5千元以上,或者个人贪污数额不满5千元,但具有贪污救灾、抢险、防讯、防疫、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及募捐款物、赃款赃物、罚没款物、暂扣款物等情节的。同时结合我市检察机关查办此类案件的实践操作,立案查处一般掌握在1万元以上。综合以上因素考虑,贪污罪的量化基准数额应按立案标准五千元的三倍确定较为适宜。因此,贪污罪的量化基准数额确定为1.5万元。对具有贪污救灾、抢险、防讯、防疫、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及募捐款物、赃款、罚没款物、暂扣款物等情节的,按110%的比例调节。

2)受贿罪。《刑法》第三百八十六条规定:对犯受贿罪的,根据受贿所得数额及情节,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的规定处罚。索贿的从重处罚。因此,受贿罪的量化标准与贪污罪相同,其量化基准数额确定为1.5万元。对具有索贿等情节的,按150%的比例调节。

3)挪用公款罪。挪用公款罪的立案标准是:(1)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数额在5千元至1万元以上,进行非法活动的;(2)挪用公款在1万元至3万元以上,归个人进行营利活动的;(3)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数额在1万元至3万元以上,超过3个有未还的。同时参照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法有关条款数额、情节标准的意见》关于挪用公款罪2万元构成犯罪的相关规定。因此,挪用公款罪的量化基准数额确定为4元。对挪用公款进行非法活动的,120%的比例调节,挪用救灾、抢险、防讯、防疫、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归个人使用的,按110%的比例调节。

(4)单位受贿罪。单位受贿罪的立案标准是单位受贿数额在10万元以上,或者单位受贿数额不满10万元,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1)故意刁难、要挟有关单位、个人,造成恶劣影响的;(2)强行索取财物的;(3)致使国家或者社会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因此,受贿罪的量化基准数额确定为20万元,对具有索贿等情节的,按150%的比例调节。

(5)行贿罪。行贿罪的立案标准是行贿在1万元以上,另外规定,情节严重的行贿数额在20万元以上。同时考虑惩治腐败,打击职务犯罪以及查办案件的需要,对行贿人一般采用适度从宽的政策。故对行贿罪的量化标准应按立案标准的4倍考虑较为妥当。因此,行贿罪的量化基准数额确定为4万元。对于有以下情节的,按110%的比例调节:(1)向三人以上行贿的;(2)将违法所得用于行贿的;(3)为实话违法犯罪活动,向负有食品、药品、安全生产、环境保护等监督管理职责的国家工作人员行贿,严重危害民生、侵犯公众生命财产安全的;(4)向行政执法机关、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行贿,影响行政执法和司法公正的。

(6)对单位行贿罪。该罪的立案标准是个人行贿在10万元以上,单位行贿数额在20万元以上。因此,按立案标准的3倍综合考虑,对单位行贿罪的量化基准数额确定为30万元。

7)介绍贿赂罪。该罪的立案标准是介绍个人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数额在2万元以上;介绍单位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数额在20万元以上。因此,介绍贿赂罪的量化基准数额,介绍个人行贿的,确定为4万元;介绍单位行贿的,确定为40万元。

8)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立案标准为差额在30万元以上。因此,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量化基准数额确定为60万元。

9)私分国有资产罪、私分罚没财物罪。这两个罪名的立案标准均为私分累计数额在10万元以上。因此,私分国有资产罪、私分罚没财物罪的量化基准数额确定为20万元。

2、渎职类犯罪的量化基准数额:

1)玩忽职守罪。玩忽职守罪的立案标准为造成经济损失30万元以上。因此,玩忽职守罪的量化基准数额按照立案标准的一点五倍,确定为45万元。

2)滥用职权罪。滥用职权罪的立案标准与玩忽职守罪相同,均为造成经济损失30万元以上。但考虑滥用职权的主观方面是故意,行为方式是作为;而玩忽职守的主观方面是过失,行为方式是不作为,二者横向比较,犯罪后果虽在同一经济损失数额,但从犯罪行为看,滥用职权显然比玩忽职守的犯罪情节重。因此,滥用职权罪的量化基准数额应该比玩忽职守罪低,综合考虑确定为40万元。

3)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该罪的立案标准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50万元以上。因此,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的量化基准数额确定为75万元。

4)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该罪的立案标准为致使公民财产损失10万元以上,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财产损失50万元以上。因此,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的量化基准数额,致公民财产损失的,确定为15万元;致法人财产损失的,确定为75万元。

5)滥用管理公司、证券职权罪。该罪的立案标准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50万元以上。因此,滥用管理公司、证券职权罪的量化基准数额确定为75万元。

6)徇私舞弊不征、少征税款罪,徇私舞弊发售发票、抵扣税款、出口退税罪,违法提供出口退税罪。这三个罪名的立案标准均为造成国家税收损失累计达10万元以上。因此,徇私舞弊不征、少征税款罪,徇私舞弊发售发票、抵扣税款、出口退税罪,违法提供出口退税罪的量化基准数额确定为15万元。

7)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该罪的立案标准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0万元以上。因此,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的量化基准数额确定为45万元。

8)环境监管失职罪。环境监管失职罪的立案标准为造成财产直接经济损失30万元以上。因此,环境监管失职罪的量化基准数额确定为45万元。

(三)渎职类犯罪致人伤害或者死亡的参考量化基准数额的确定。渎职类犯罪致人伤害或者死亡的,要结合全案分析判断,特别是从犯罪结果与犯罪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以及造成社会影响的程度等方面综合认定。因此,本文仅对这类情形提供一个可供参考的量化基准数额。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造成死亡1人以上,或者重伤3人以上,或者轻伤9人以上,或者重伤2人、轻伤3人以上,或者重伤1人、轻伤6人以上的,认定为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因此,渎职类犯罪致人死亡1人,或者重伤3人,或者轻伤9人,或者重伤2人、轻伤3人,或者重伤1人、轻伤6人的,其参考量化基准数额的确定120。在此基础上,每死亡1 人加100,每重伤1人加40,每轻伤1人加20

(四)几种特殊情形的比例调节

1、“多次犯一罪”的调节。“一人多次犯一罪”,是指犯罪嫌疑人的犯罪后果是多次犯罪行为形成的,即犯罪所得赃款数额或者造成直接经济损失的金额,是多次犯罪累计的金额。对这种情形,应适当加重处罚。因此,应按110%的比例调节。

2、“一人犯数罪”的调节。“一人犯数罪”,是指单个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行为触犯数个罪名。对这类情况,应先按单个罪名分别确定量化基本分,再按照各个罪名量化基本分之和除以罪名个数的方法确定量化基准分。

3、犯罪未遂的调节。《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因此,对于犯罪未遂,应结合犯罪行为的实行程度、造成损失的大小、犯罪未得逞的原因等情况,确定从宽的幅度。

1)实行终了的未遂犯,造成损害后果的,按既遂犯的85%调节;未造成损害后果的,按既遂犯的70%调节。

2)未实行终了的未遂犯,造成损害后果的,按既遂犯的80%调节;未造成损害后果的,按既遂犯的60%调节。

4、其他情节的调节。如果犯罪嫌疑人还具有刑法分则各罪名及司法解释规定的其他从重、加重或者从轻、减轻情节的,按照调节比例的10%以内适当加减。

例如,某区安监局副局长张某某,三次索贿共计23000元,玩忽职守造成直接经济损失48万元。其量化基本分的确定方法如下:先确定受贿的量化基本分=犯罪所得金额23000÷受贿量化基准数额15000×索贿调节比例150%×多次犯罪调节比例110%×100=253分。再确定玩忽职守的量化基本分=犯罪损失金额480000÷玩忽职守量化基准数额450000×100=106.7分。最后确定张某某的量化基本分=(受贿量化分253+玩忽职守量化分106.7)÷罪名个数2=179.85分。

六、主体系数的确定

犯罪主体是指实施危害社会的行为、依法应当负刑事责任的自然人和单位。检察机关直接立案侦查的职务犯罪案件,自然人主体基本上都是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因此,本文不讨论一般主体和单位犯罪的主体,着重从共同犯罪主从犯和特殊主体的适用调节等方面来探讨主体系数的确定标准。

(一)共同犯罪主从犯的主体系数。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对于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因此,对于共同犯罪,应当综合考虑犯罪嫌疑人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和地位,划分各犯罪嫌疑人的责任,来确定主体系数。

1、单个主犯的主体系数确定为1

2、共同犯罪中,有两个主犯的,第一主犯的主体系数确定为1,第二主犯的主体系数确定为0.9

3、共同犯罪中,有多个主犯的,按照各犯罪嫌疑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进行位置排序,其中第一主犯的主体系数确定为1,从第二主犯开始,按照每增加一人,依次递减0.05的方法,确定各犯罪嫌疑人的主体系数,但最大不得超过第一主犯主体系数的70%。如五人共同犯罪,均是主犯,那么,第一主犯的主体系数为1,第二则为0.95,依次类推,第三为0.90,第四为0.85,第五为0.80

4、单个从犯的主体系数确定为0.7

5、共同犯罪中,有多个从犯的,按照各从犯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进行位置排序,其中第一从犯的主体系数确定为0.8,从第二从犯开始,按照每增加一人,依次递减0.05的方法,确定各从犯的主体系数,但最大不得低于0.6

   (二)特殊主体的主体系数。

特殊主体,是指具有某种特定身份、对其犯罪主体资格具有重要影响的犯罪主体。检察机关直接立案侦查的职务犯罪案件,除行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介绍贿赂罪等罪名外,大部分罪名的犯罪主体都是特殊主体。因此,笔者认为这些特殊主体要区别对待,确定不同特殊主体的主体系数。

1、贪污贿赂类犯罪的主体系数。

1)贪污贿赂类犯罪的特殊主体一般规定为国家工作人员。因此,对于符合国家工作人员身份的犯罪主体,其主体系数确定为1

2)参照公务员条例管理的党委、政协机关以及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国有企业公司中从事公务的人员,依法以国家工作人员身份认定。因此,对于参照管理的国家工作人员,其主体系数确定为0.98

3)我国法律规定,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依法以国家工作人员论处。因此,对于“受委托从事公务人员”,可以适当减轻处罚,故其主体系数确定为0.95

4)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规定: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协助人民政府从事下列行政管理工作,属于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一)救灾、抢险、防讯、防疫、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的管理;(二)社会捐助公益事业款物的管理;(三)国有土地的经营和管理;(四)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的管理;(五)代征、代缴税款;(六)有关计划生育、户、征兵工作;(七)协助人民政府从事的其他行政管理工作。因此,对于“准国家工作人员”,可以适当从轻处罚,故其主体系数确定为0.90

2、渎职类犯罪的主体系数。

1)渎职类犯罪的特殊主体一般规定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因此,对于符合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身份的犯罪主体,其主体系数确定为1

2)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渎职罪主体适用问题的解释规定:在依照法律、法规规定行使国家行政管理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或者受国家机关委托代表国家机关行使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或者虽未列入国家机关人员编制但在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在代表国家机关行使职权时,有渎职行为,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关于渎职罪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因此,对于解释规定的准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可以适当减轻处罚,其主体系数确定为0.9

3)司法工作人员本应执法守法,其违法犯罪具有更大的危害性,社会影响更为恶劣。因此,对司法工作人员职务犯罪案件,应体现从重处罚的原则,故司法工作人员的主体系数确定为1.1

(三)“一把手”犯罪的主体系数

在司法实践中,单位“一把手”职务犯罪,比一般职务犯罪具有更大的社会危害性,严重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和威信,败坏党风和社会风气,社会影响恶劣。因此,对“一把手”犯罪,要从严从重处罚,故“一把手”职务犯罪的主体系数确定为1.1

例如,某县扶贫局长李某某伙同副局长王某某、某村委会主任赵某某共同贪污扶贫款27000元,扶贫局出纳郭某某参与。首先,确定量化基本分=贪污金额27000÷贪污量化基准数额15000×扶贫调节比例110%×100=198分。其次,确定主体系数。扶贫局长李某某的主体系数=主犯系数1×特殊主体系数1ד一把手”系数1.1=1.1;副局长王某某的主体系数=主犯系数0.95×特殊主体系数1=0.95;村主任赵某某的主体系数=主犯系数0.90×特殊主体系数0.90=0.81;出纳郭某某的主体系数=从犯系数0.70×特殊主体系数1=0.70

七、量刑情节减分的确定

量刑情节是指针对犯罪嫌疑人还具有非犯罪构成事实以外的量刑情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总则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可以减轻、从轻处罚。因此,对这些量刑情节,应当确定相应的减分幅度。

1、自首的减分

自首是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对于自首情节,综合考虑自首的动机、时间、方式、如实供述的程度等情况,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确定减分幅度。

1)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办案机关发觉,主动直接投案构成自首的,可以减少40分。

2)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已被办案机关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调查谈话、讯问、未被宣布采取调查措施或者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投案构成自首的,可以减少30分。

3)犯罪嫌疑人如实供述司法尚未掌握的罪行,以自首论的,可以减少20分。

3)并非出于犯罪嫌疑人主动,而是经亲友规定、陪同投案,或者亲友送去投案,视为自首的,可以减少15分。

4)其他类型的自首,可以依据相关规定,在10分内适当减分。

2、立功的减分

立功是指犯罪分子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或者提供重要线索,从而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现的行为。有立功情节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对于立功情节,应考虑立功的大小、次数、内容、效果等情况,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确定减分幅度。

1)一般立功的,可以减少20分。

2)重大立功的,可以减少40分。

3)多次立功的,可以在前述减分的基础上,按每增加一次立功减少5分来确定。但多次一般立功的,累计减分比例不得超过50分。

3、坦白的减分比例

坦白,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动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行为。对于坦白情节,应结合如实供述罪行的阶段、程度,进行适当减分。

1)因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少30分。

2)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同种罪行的,可以减少20分。

3)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减少10分。

4、退赃的减分

犯罪嫌疑人到案后,能积极退赃的,可以酌情减少10分。

5、认罪态度的减分

犯罪嫌疑人到案后,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的,可以酌情减少10分。

例如,前述的扶贫局长李某某等人贪污案,李某某未被传唤前,主动到检察机关交待其贪污公款的犯罪事实,还主动检举揭发主管副县长受贿的案件线索,经查证属实,案发后能积极退赃,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因此其总减分=自首30+立功20+退赃10+认罪10=70分;副局长王某某、村主任赵某某均能坦白交待犯罪事实,积极退赃,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王某某在亲友陪同下到案,因此,王某某总减分=坦白10+退赃10+认罪10+自首15=45分;赵某某总减分=坦白10+退赃10+认罪10=30分。郭某某虽没有分得赃款,但到案后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因此赵某某总减分=认罪10分。

八、量化综合分值的确定

经过以上对犯罪嫌疑人犯罪事实、犯罪后果、犯罪主体、减轻或者加重情节等因素的综合评判,确定其量化基本分、主体系数、量刑情节的减分后,按照量化综合分=量化基本分×主体系数-量刑情节减分的公式,进行计算,来确定该犯罪嫌疑人的综合分值。对于本文没有述及的其他减轻或者加重情节,依据法律规定和相关司法解释,按照罪行相适应原则,参照本文类似分值酌情予以加减,最终确定该犯罪嫌疑人的综合分值。

例如,前述的犯罪嫌疑人张某某受贿、玩忽职守案,其到案后能积极退赃,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量化综合分=量化基本分179.85分×主体系数1-减分(认罪10+退赃10分)=159.85分。

又如,前述的李某某等人贪污案,扶贫局长李某某的分值=基本分198分×主体系数1.1-减分70=147.8分;副局长王某某的分值=基准分198×主体系数0.95-减分45=143.1分;村主任赵某某的分值=基准分198×主体系数0.81-减分30=130.38分;出纳郭某某的分值=基准分198×主体系数0.70-减分10-=128.6分。

九、量化综合分的评判

量化综合分的评判,是指依照量化标准进行量化计算出犯罪嫌疑人犯罪的综合分值后,依照相对不起诉的条件,比照量化基准分,结合具体案情分析论证,进行综合评判,提出是否可以对该犯罪嫌疑人做相对不起诉的判定。

(一)量化基准分的设置

量化基准分,是对单个犯罪嫌疑人是否符合相对不起诉条件的量化参照标准,是能否做出相对不起诉处理的重要参照依据。因此,对于量化基准分的设置,必须依照法律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综合考虑,合理设置。笔者认为,应在两个因素之间权衡:一是对于犯罪所得数额在司法解释规定的立案标准2倍以内或者造成经济损失的金额在司法解释规定的立案标准的1.5倍以内,且没有法定从重处罚情节的犯罪嫌疑人,一般能做相对不起诉处理;二是对于犯罪所得数额或者造成经济损失的金额,大于刑法分则及相关司法解释各罪名规定的第二档刑罚的最低标准的50%以上的,且没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的犯罪嫌疑人,一般不宜做相对不起诉处理,应向同级人民法院移送起诉。

结合上述两个因素,经过反复测算评估,笔者认为,量化基准分设置为150分较为合适。

(二)量化综合分的评判

对某犯罪嫌疑人的综合分值确定后,参考量化基准分的标准,进行综合评判,提出案件处理意见。对于量化综合分低于150分的,可以做出相对不起诉的意见;对于量化综合分高于150分的,拟做出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的意见,再综合全案情况,报请本院检察委员会研究,依法做出决定。

如犯罪嫌疑人张某某受贿、玩忽职守案,量化综合分为159.85分,高于量化基准分150分,不符合相对不起诉条件,故应向法院移送起诉。

又如李某某等人贪污案,四名犯罪嫌疑人的量化综合分都低于量化基准分150分,可以对李某某等四人做出相对不起诉处理。

文章录入:slzfadmin    责任编辑:slzf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中共商洛市委政法委员会
    地址:商洛市商州区民主路市行政中心大楼 邮编:726000
      电话:0914-2335149  电子邮箱:slzfwz@163.com